芬里

【贾尼】Dansons La Valse


背景大概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巴黎


⚠短篇,一发完


⚠逻辑混乱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全文路人视角


Bug和OOC都属于我


边听17Hippies的《DANSONS LA VALSE》边码的,算是BGM吧。



  路边那个小胡子男人已经在一棵法国梧桐下站了很久了,真是奇怪。我是说,有谁会在已近深秋还下着雨的巴黎街头站那么久呢?


况且,他连把伞都没有。


如果今天的天气再坏一点儿,我一定会用10法郎跟你打赌把那件一看就价格不菲的黑色羊绒大衣彻底清理干净要多少钱。但那个家伙,他很走运。从香榭丽舍大道上空灰蒙蒙的卷积云中飘下来的雨丝只是沾湿了大衣肩头的部分。


另外一些依附在他棕色的发丝上,那些透明的小水珠让他头发看起来像是从晨间的森林经过那样,沾染了露水,湿漉漉的。


我站在他斜后方一点能被商店的遮雨棚挡住的阴影下。从这个角度我可以看到他的侧脸,修剪整齐的小胡子让他的下颌线条看起来清晰锋利,鼻梁高挺。还有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上帝,我发誓我这辈子再也看不到那样令人印象深刻的眸子了。


看在10法郎的份上,我打赌他不是个法国人。也许他从美国来?我不知道。


现在离我每天开始表演的时间还很早,我干脆从口袋里摸出口琴,随便吹了一小段舞曲算是自娱自乐。


那个男人听到后转过身对着我友好的笑了笑(好吧,我得承认,那个微笑真的相当有魅力),用略显生疏的法语说了句:


“Vous soufflez bon.”(你吹的很好)


然后眨了眨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回过身随着华尔兹舞曲的节奏用脚尖轻轻踩着路边小水坑中的积水。一片枯黄的梧桐叶在荡起的涟漪里不停的打转儿。


雨势开始变得有些大了,不少路过的好心人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但都被婉言谢绝了。


他就只是站在哪儿,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脸上依旧是那个没有一丝不耐烦的表情。


也许他是在等人?我猜。


似乎是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没过多久,我看见一个身穿驼色风衣的高大男人从街角拐出来,四处张望了一下便一路小跑地往这边来。准确的说,是往那个小胡子男人“这边来”。


迎面跑来的男人看起来像是个英国人,一头淡金色的短发因为跑动和雨水有些散乱,但看得出在那之前它们被精心整理过。


噢对了,那个男人还有一双冰蓝色的眼睛,玻璃珠子似的。我想那双眼睛应该是冷冰冰的,没有感情的,但在他停下来看向那个小胡子男人的时候却又承载了整个塞纳河的温柔。


“我很抱歉,sir,我不该去那么久的。”


我听到那个英国男人这么说道。优雅的伦敦腔带着机械的质感,性感的要命。


等等,Sir ?他是那个家伙的管家吗?


然后我注意到他的手上端着两杯咖啡,一杯盖了厚厚一层的细奶油,另一杯只是朴素的手工现磨咖啡。



那个小胡子男人见到来人后嘴角的弧度更大了,几乎在他的眼角堆起一道道细小的皱纹,棕色眸子在灰蒙蒙的空气中亮亮的,里面似乎住着会跳弗朗明戈的星星。


他接过他的管家递来的有奶油的那杯咖啡,边喝边抱怨为什么买杯咖啡要这么久,又因为喝的太急被烫到嘴后抱怨咖啡太烫了。


我的英语显然不怎么样,只听得懂大意。但我知道他不是真的在抱怨,他脸上的笑容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金发的男人没说什么,只是用好笑又无奈的表情看着对面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人,然后俯下身轻轻的用舌尖舔掉了他嘴边的一圈白奶油。


“现在还疼吗?sir ?”


除了宠溺和温柔,我找不出别的词来形容那双蓝眼睛。


“OKfine,you win, Jar.”


小胡子男人撇了撇嘴,捧着纸杯小口小口地喝他的咖啡。


咖啡的热气在两人之间升腾,天色又暗了一些,我看不太清他们的表情,只好盯着缭绕的白雾出神。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远了。金头发的那个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用手揽住另一个人肩膀,小心地不让他被雨淋到。


我又愣了愣神,低头摩挲了几下手中的口琴。把它举到嘴边,再次吹起了那首华尔兹舞曲。


就当是,送给这个故事的插曲好了。





End.


ps:

标题和歌名是法语的“让我们共舞一曲华尔兹”


评论

热度(11)